◆東拉西扯-026

舞影婆娑(2)


疫情趨緩,舞蹈活動恢復活絡,六月下旬4場比賽圓滿閉幕,七月也有4場比賽1場舞會,八月場次更多,總計有13場比賽(相關海報見本刊及舞網情深網站www.dancers.com.tw)。目前國外疫情還很嚴峻,現階段還是盡量少出國為宜。

上期聊到與土風舞的第一次接觸,記憶中土風舞研習營,只開過幾次課,也許同學們反應不是很熱烈,最後無疾而終。倒是學生舞會比較熱門;有位同學很神氣,一招半式闖江湖,只會跳三、四小節恰恰及華爾滋簡單舞步,同學們都帶著崇拜眼神,尊稱他為舞王,頻頻向他討教。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舞會到半途,把風人員通報警察臨檢,同學們經驗豐富,個個臨危不亂,一瞬間鳥獸散,全員脫逃成功。

學校畢業入伍當兵,退伍後進入職場,專注於當社會新鮮人,舞蹈細胞也跟著沉睡不醒。直到有一天,到台北昆明街的基督教青年會(YMCA),想找一些語文課程充充電,無意間看到布告欄貼的∼國際標準舞招生海報,裡面課程琳瑯滿目:恰恰、探戈、倫巴、華爾滋……,舞科名稱是聽過,對舞的內容則毫無概念,更納悶的是跳舞就跳舞,怎麼還有甚麼國際標準規格?好奇心驅使下,先報名再說。

大概學了兩三個月,初級班結業,科班出身走路有風,須找個機會展現一下高超舞技,於是興沖沖參加青年會定期舉辦的周末舞會。充滿期待,自信滿滿進入舞會場所,舞池周圍一圈圓凳子座無虛席。不久音樂響起,正在猜是甚麼舞曲時,男士們已紛紛邀請女士進入舞池,沒關係,等下一首……

舞池中男士們舞姿翩翩,女士們裙襬飛揚,大家舞得興高彩烈。很多招式從沒見過,真的讓筆者大開眼界,同時自信也慢慢流失;每次看準要邀請的對象,等音樂一響起,稍一猶豫,又被捷足先登。眼看舞會已過半場,筆者好像被強力膠黏在椅子上,無法動彈。

舞會進入尾聲,當宣布接下來是最後一首舞曲,筆者卻整晚還沒開張,好歹也要跳一首吧!心一橫豁出去,音樂響起趕緊邀請舞伴進入舞池,好家在,是首慢拍子的Blue,但也是跳得2266,感覺自己像機器人在跳舞。

參加這場舞會,激起筆者繼續學習國標舞的動力,開始發憤圖強;從初級班、中級班、高級班,一路到高級研究班畢業。楊昌雄老師是筆者當年的指導老師,記得上研究班時,楊老師特別播放世界拉丁舞王Walter Laird的八厘米教學影片,讓學員們觀摩學習。真正與國標舞結下不解之緣,就是從青年會「國際標準舞研習班」開始,感謝楊老師的教導,讓筆者有幸踏入多采多姿的舞蹈天地! (2020/07/0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