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拉西扯-025

舞影婆娑


「有舞人生是彩色,沒舞人生變黑白」這是一位愛舞朋友經常掛嘴邊的座右銘。最近跟他通電話,感覺他開朗許多,因為疫情已有緩解跡象;之前疫情關係,這位朋友較少跳舞,他說戴口罩跳舞還能忍受,但是要求跳舞保持1.5公尺社交距離,他不明白要如何跳才能保持,舞跳得彆彆扭扭,讓他悶悶不樂,筆者調侃說你舞技高超,非常時期就委屈示範一下,自己SOLO啊!

有舞人生彩色,沒舞變黑白,這種講法對喜愛舞蹈朋友來說一點不誇張。筆者也是愛舞人,投入國標舞算算已40幾年,國標舞讓筆者人生更充實,生活更多采多姿。最早是把社交舞當休閒娛樂,過了幾年台灣國標舞開始萌芽,偶爾也有零星國標舞比賽出現,從此就一頭栽進去。

跳舞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還不會走路的嬰兒,只要聽到音樂,就會很開心,跟著節奏揮舞小手扭動身軀。每個人身體裡都沉睡著舞蹈基因,有人很幸運,舞蹈細胞某一天突然甦醒過來,有人則隱藏終身,遺憾與跳舞失之交臂。

比社交舞、國標舞更早,筆者跟舞蹈有關的一段趣事,應追朔到學生時代。那時候學校嚴禁社交舞,但大力推廣土風舞。校方硬性規定,每個班級各推派一名代表,參加土風舞研習營,充當種子隊,結業再回去傳授給班上同學。

如果說筆者一開始就對舞蹈有興趣,那就太矯情;當初對舞的認知一片空白。真實情況是,當時對隔壁班一位女生心儀已久,側面打聽,獲得重要情報,這位女生有可能參加土風舞研習營。醉翁之意不在酒,心想機會千載難逢,心動不如行動,不管這位女生是否參加,筆者先自告奮勇報名上陣。班長一直傷腦筋找不到敢死隊出公差,筆者自動送上門,班長喜出望外,說要給我報嘉獎。

那天晚上,學校禮堂燈火通明,已有幾十位男女同學到場,筆者進入禮堂,眼睛為之一亮,哇哈!這位女生真的在場。土風舞老師是位教官,穿著軍服雄赳赳氣昂昂,跳起舞來卻肢體柔軟輕盈,筆者從沒跳過舞,看教官跳得一派輕鬆,心想跳舞應該不難。

土風舞也算雙人舞的一種,與社交舞最大差別,土風舞是男女圍繞著圓圈跳,中途須交換舞伴,一首舞曲交換好幾回舞伴。終於換到和這位女生共舞,心想這下一定要好好表現。沒想到吃緊弄破碗,原本信心滿滿,現在卻笨手笨腳,一緊張手腳不聽使喚,頻頻牽錯手出錯腳,搞得滿頭大汗……。與舞蹈首度接觸,雖然出師不利,心裡有點懊惱,不過沒踩到對方的腳,也算慶幸! (2020/06/05)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