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怪傑 William Pino & Alessandra Bucchiareli

文:夢飛    (轉載自中國「舞蹈圈」雜誌第26期)

William Pino & Alessandra Bucchiareli 演出鏡頭。

    不知道是否有熱愛國標舞的讀者不知道威廉皮諾和亞力桑德拉(William Pino & Alessandra Bucchiareli)是誰 ,或者沒看過他們的比賽、表演,我是說至少從錄影帶或者光碟上。即便也許很多人並不是很瞭解他們的輝煌, 但只要看到他們的表演,你一定會被觸動。也許你會對他們詮釋舞蹈故事的方法不認同(確實有很多人不認同) ,但是你不會沒有感覺。我聽到很多業內的人士講他們是「怪傑」,有一定的道理,可對我來說,我覺得用來描 述他們最貼切的詞就該是「藝術家」。

    有爭議的藝術創新「怪傑」

    以往寫舞蹈圈堛漲W人,我沒有顧忌地會流露出自己對他們的喜愛之情,並且實際上是希望借自己與他們之間融洽 地溝通拉近讀者與他們的距離,令他們給人以親切感。但是對於威廉皮諾和亞力桑德拉,卻不知為何,明明內心湧 動著狂熱的崇拜與尊重,卻想盡量能夠語調中性客觀,這實在不容易。不過也許是因為怕自己顯得過於偏執,反而 使得不熟悉他們的人,甚至是本來就有些心生反感的人更加逆反。因為像他們這樣有個性的藝術家,總是那種「 love-it or hate-it(要嘛愛之要嘛恨之)」的人物。

    但我還是想先代表皮諾的 Fans 談談他們令人著迷地方。所有這些 Fans 應該都如同我一樣,在隨著自己舞技以及 對舞蹈藝術的覺悟提高,而對皮諾由喜愛至熱愛到崇拜的地步吧。當你還對舞蹈一知半解,看不懂技術的時候,你 會被皮諾的舞蹈表達出的情感所感動;而當你學習到越來越多的舞蹈技術時,你會為他們精湛的技藝而激動;而當 你開始理解什麼是藝術的時候,你就會被由舞蹈體現出的他們的藝術家精神和藝術品質而傾倒了。

    他們舞蹈時的激情是少有人能比的,當然這來自於義大利人的天賦,但有激情有天賦的人也未必會像他們那樣傾情 投入到每一個舞蹈的時時刻刻,只有真正的藝術家才會有這種一絲不苟的藝術家精神。他們的精湛技藝與不斷進取 的舞蹈創意,也全來自於這樣一種嚴肅認真的藝術追求。他們在舞蹈中的速度、力量,難度動作,看起來有些超出 人的想像,但那些不是為了膚淺地炫耀展示,來贏得人們廉價的掌聲,而完全是為了他們的藝術創作需要,所以真 正對藝術的有瞭解的,才會內心中生出共鳴,心靈被深深地震撼。這是比淺薄的視覺享受度深刻得多的精神滿足。

    儘管有人,尤其是「吹毛求疵」的專家們對於皮諾的舞蹈風格,特殊技藝有著什麼保留意見,皮諾的「小個子旋風 」似乎自從他們取得業餘世界冠軍開始,就一直強烈地刮著,經久不衰。雖然遍佈世界的皮諾 Fans 們一次次經受 著他們的偶像在職業賽事中的「失利」,迄今仍然沒有等來他們站到職業組世界最高賽事中的總冠軍位置,但這絲 毫不影響他們對於皮諾的熱愛擁護之情。而隨著皮諾與舞伴在藝術上的不斷昇華,他們也就擁有了越來越多的支援 者。

    參加過去年UK賽的觀眾或者選手都不會忘記,當皮諾和亞力桑德被宣佈為第四名的時候,整個場上成片的不滿的唏 噓聲,主持人厄爾文先生不得不幾次停下來等待觀眾情緒的平息。而不管在世界各地的何處比賽或表演賽場,只要 是皮諾的出場都會贏來更為熱烈的掌聲。很多的觀眾會起立向他們致敬。雖然他們也很想贏得所有評審的一致贊同 最終登上冠軍之巔,但是他們已經收穫了比這個冠軍獎盃更為豐厚的回報,那就是人們的愛戴。

    舞蹈圈堛滷M家們,希望把舞蹈按照它初始的模樣代代相傳下來,他們負有著矯枉過正的職責,有著推行舞蹈原則 的使命,他們的工作是令人尊重和有著歷史意義的。但是任何一項事物的發展在遵照其根本原則的基礎上,都會有 著不斷創新與變通,才使得事物可以向著更完美的方向呈螺旋式向上的發展。這些創新人物也是舞蹈圈堛漸\臣們 。皮諾就屬於為數不多的勇於創新的舞者之一。這種精神就是非常值得敬重的。

    他們的網站做得很特別,我特別喜歡那幾句話。句句飽含他們對於藝術的深刻理解,傾情投入,對創新的果敢大無 畏:Art only begins when imitation ends(藝術只有在停止模仿的時候才開始)。

    Nothing is worth doing except what the world says is impossible(再沒有什麼事情,比那些世人說是不可能 做的,更值得去做了)。

    The only thing the artist cannot see is the obvious(藝術家唯一看不到的,是那些顯而易見的事物)。

    Life imitates art far more than art imitates life(生活模仿藝術的方面,要遠大於藝術模仿生活的)。

    模仿了藝術生活中的「怪傑」

    很多舞臺藝術家,生活與舞臺形象並不一樣。但是皮諾不是,他自己就是上面那句格言的真實寫照。近距離地接觸 ,你會發現,眼前的皮諾與舞伴,其實跟你遠遠地看著崇拜著的舞臺上的形象幾乎是一樣的。只是與人交往,他會 比舞臺的「酷傲」扮相,多幾分親切的感覺。儒雅、彬彬有禮是他給人的總體印象。他和舞伴之間也是彬彬有禮, 極為互相尊重與幫助的。舞臺上的默契程度映射了生活中的和諧與相濡以沫。喜歡坐在一邊看他們之間輕柔的對話 ,開心的笑容經常會顯露在他們彼此的臉龐上。皮諾的笑容可是一般人很少有幸看到的呀。不過那些有幸上過皮諾 大課的中國選手們,也有幸領略了這位「酷哥」幽默搞笑的一面。他用肢體語言表述思想的能力太強了。

    如果說皮諾的「酷」引起了一些人別樣的看法,那麼對於他的舞伴,則是公認的最為聽話,能力超強的女伴。她是 他們兩個人成功的重要組成部分。用皮諾曾在他早期的網站上的自白的話來描述他們的合作是這樣開始的:「我們 各自的幸運,在1990年5月,彼此交織在一起了,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在只有一個月的艱苦準備後(這是 我們的首次記錄),在當年的六月份,我們參加了我們的第一次比賽,那是在義大利的 Cevia 舉辦的國際比賽, 在青年組摩登舞中獲得第二名。這個結果極大地激勵了我們,從此我們開始了不斷收穫更多了。」真是幸運的結合 ,用來解釋他們的相聚可能只有「天意」這個詞了。

    從頭追溯一下這對藝術家的成長歷程吧,是個挺有意思的旅程。他們住在羅馬附近,從六歲開始跳舞,10歲開始摩 登舞的比賽,當時他們跟各自的舞伴都取得過義大利很好的成績,直到1990年他們17歲時兩人走到了一起,並迅速 在青年組別中獲得更優異的成績。第二年他們就獲得了德國公開賽和英國「國際」錦標賽青年組的冠軍。而1993年 更是他們收穫頗豐的一年,他們成為第一對在黑池獲得21以下組摩登舞冠軍的義大利選手,也是當時贏得這個頭銜 歷史上最年輕的選手。之後他們參加的比賽與取得的冠軍也越來越多了。

    95世界盃業餘組冠軍、95-96 兩年義大利十項舞冠軍、97-99 世界排名第一、98-99德國公開賽冠軍、98-99 UK賽 業餘組冠軍、99英國「國際錦標賽」業餘組冠軍、99黑池舞蹈節業餘組冠軍、98-99歐洲錦標賽冠軍、98-99 世界 錦標賽冠軍……。

    而在2000年轉入職業組比賽後,他們首先取得了黑池舞蹈節摩登舞職業新星組冠軍,當年他們的探戈還進入了職業 組的決賽。之後一直是國際大賽的決賽選手,最好成績應該是2005年黑池舞蹈節的快步舞冠軍。職業組的成績比起 他們在業餘組的要遜色,畢竟職業組的競爭更激烈並且影響因素更多。但藝術表演舞冠軍在馬西姆夫婦退役之後似 乎非他們莫屬。

    傾聽他們的見解

    問:什麼原因造成義大利選手跟其他國家的選手不同?

    答:我們覺得每一對選手都與其他選手不同,跟他們所屬的國家應該沒有必然關係。

    問:你覺得你們的舞蹈可以稱為「義大利式」的嗎?

    答:事實上我們並不認為我們舞蹈是「義大利式」的。我們只能說,我們國家的文化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們的生活 方式,這當然也極有可能反映在舞蹈風格上。

    問:你們的舞蹈看起來很輕鬆,你們認為確實很容易嗎?

    答:我們認為這不是像看起來那麼簡單的事情,但是練習與經驗應該會讓舞蹈看起來輕鬆。

    問:你在探戈中的表現,讓人覺得幾乎是不可能的,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答:如果那真是不可能的,我就肯定做不出來了。所以那一定是有可能做到的。就像我前面說到的,不過是需要練 習、經驗和知識,以及不怕犯錯誤。

    問:你們彼此怎麼成為對方最理想的舞伴的?

    答:因為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讓我很踏實,所以我也就能夠100%地集中精力去表現自己。

    問:你們在舞蹈中哪些方面練習最多?

    答:很難說有單獨哪個方面,但是相對較多的應該屬於在舞蹈中我們之間互相的引帶與跟隨。

    這是摘譯他們的採訪片斷,也許會幫助你們更好地瞭解和理解這對藝術家,並從他們身上學習有價值的東西。

……(全文完)……


回到首頁 回人物掃描目錄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