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遊港覽(上)

文/圖:新加坡 韓巨光



內蒙古赤峰業餘考試。

二○一六年八月十四日,昨天十三日是Sammy萊佛士賽,當裁判從早上九點至晚上十一點,十四小時的工作與等待,很不簡單。午夜十二點,鄭生載我T3,謝他了。淩晨三點起飛,上機就睡,早上七點早餐:胃口不好,只吃牛油麵包、水果,單喝蕃茄汁。九點機降南京祿口機場,高聳新型的機場,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出關又入閘,十點半秦淮小吃:鹽水鴨、獅子頭、黃瓜小米粥,原汁原味,美味可口。小店買了南京夫子廟四大名點之一:椒鹽脆餅。下午一點飛北京,二點午餐:雞盒飯、什菜、水果、咖啡。三點半落北京T2,搭機線東直門-建國-王府井,五點入住東方人家,沖了涼,睡個覺,晚上七點王府井小吃街晚餐:春餅、優酪乳、什水果。人山人海,各式各樣,北京或他地的小吃,應有盡有,熱鬧非凡,回程途中,在麥當勞左邊的走道,踢到地上幾支凸出的螺絲釘,整個人向前樸倒地,傷到右手右腳,左方按地,傷到筋肌骨,人來人往,看到見著,沒人伸出援手,尷尬得很,有說不出的心酸。向酒店討藥布,去藥店買藥膏,熱布敷膚,膏擦傷處。十點早睡,翻來覆去,難以成眠,好難受的一晚。舞語:Tango are the Walks & Attack Quick dance. 探戈是走步和快擊的舞。

八月十五日,上午七點早餐:麵包牛油、蘇打餅、美祿。中午十二點上島咖啡午餐:香葉雞飯、小菜、例湯、咖啡,好吃,有水準。下午二點睡到六點,這幾天太累了,洗完澡,穿著衣,出門去,過了立秋,涼風習習,晚上七點,協和醫院看醫生,登記11元X光127元藥費29元,總共才167元,太便宜了,與當地人同樣的收費,一視同仁,真好呀!幸虧沒事,好彩。八點宏狀元晚餐:八寶粥、小籠包,19元,價廉物美。十點文明之旅:王丹講老子道德經,古人的智慧真了得,真的得益良多。大宋提刑司宋慈,不畏權勢,見義勇為,一代清官,現代難求。舞語:Express Tango Step Pause factor & Hold Explode action. 表達探戈停頓步法的要素和爆發性握持的情節。

八月十六日,上午九點早餐:蘇打餅、美祿。中午十二點半退房寄行李,下午一點宏狀元午餐:鹵四味(雞蛋、大腸、豆腐,瘦肉),二碗白粥,清淡好味。三點打的國際酒店,四點搭機巴T3,晚上七點飛內蒙赤峰,八點抵玉蘭機場,莎莎與她爸接機,送國環酒店,九點就地取材,康之源好粥道遲晚餐:十幾樣小菜六個人吃,愛粥的我,吃得很飽。十點洗了臉身,看里約奧運羽球半決賽,中國隊有持無恐,韓國處於被打的狀態,真得累看到一半就眠了。舞語:Tango actions are from Smooth & Voluptuous through Staccato & Dramatic Stops. 探戈的平滑和情欲的動作源自間斷和戲劇化停頓。

八月十七日,上午六點半起身,早操刷牙洗澡更衣看電視,中國成功發射墨子號,世界首創,勢必引起眼紅國掀起中國威脅論,憶起當年日鬼侵華,八國聯軍打中,跟它們沒仇無恨,強姦搶劫獵殺…,喪盡天良,強盜流氓土匪等等惡劣行為,無法無天,為什麼不公審譴責處罰,天理何在?八點早餐,九點莎莎接我,九點業餘獎章考試,天真無邪,手舞足蹈,有式有樣,基本功扎實,打扮服飾舞鞋等都很漂亮,訓練有素,成績都在90分以上,莎莎下了很大的苦工,苦盡甘來,可喜可賀。下午一點又是康之源好粥道午餐:好的東西不怕重吃。三點赤峰博物館:長形新型建築物,內室設計寬闊,赤峰一萬多年前就有人跡,出土文物好多例如:玉龍、畫、石刻、刀劍、壺、用具等等,原始人的鑽木取火,生活的情況,蒙人的勇猛作戰,轟烈戰績等史績,對赤峰有深層的瞭解。左邊隔鄰的公園:長滿色花綠葉,一片花海,令人心曠神怡。晚上七點小板娘晚餐:剁椒紅黃魚頭、鐵板雞、豆芽、菌類、黑鹵魚、優酪乳餅、果汁、飯茶,甜蜜的聚會。舞語:Tango body weight is in between two feet. 探戈的體重是在兩足的中間。

八月十八日,上午八點早餐:腐乳、酸菜、熟雞蛋、鹹鴨蛋、長夾腸包、黃米粥、奶茶。九點莎莎來接,驅車錦山蒙古王爺府博物館:清康熙實施睦鄰政策,通親封王,所以?人在赤峰做出了積極的貢獻。王府本有四百多間房子,現僅有二百多間,天下著小雨,我們拿著傘隨著講解員,又聽又看,王府的設施,王爺的工作與家人的生活概況,古人的智慧是超強的。中午十二點莎莎的同學在香德里請吃午餐:紅燒肉、殺豬菜、北京老豆腐、雞煲、羊乳汁、野菜湯、白酒、啤酒,現代人豐衣足食。返城路過,市政府辦公樓,遠望似長方形,樓前不遠處一個標誌,好像老鷹,代表展翅高翔吧!下午六點楊國福麻辣燙晚餐:麵、米粉、涼皮、血塊、豆腐、蟹肉、魚丸、蔬菜等,湯像叻沙,沒那麼辣,還能接受:舞語:Tango need to practice more open & close position.探戈需要多練習開與閉的姿勢。

八月十九日,上午八點早餐:大同小異,十點走老城巿,也是購物中心,商店超市,莎莎送我內蒙乳制糖品,十一點早午餐:麻辣粉(粉菜碎肉等,比燙辣),對夾包(夾肉菜,有點像陝西肉夾膜),再嘗拌,比粉更辣,一山還有一山高。班機延遲,到莎友店喝拿鐵咖啡,還有書看,翻到漢呂後殺忠良,可共苦不能同甘,恩將仇報,結果她也不得好死,活該。五點十五分飛,六點到,打的東方人家,晚上七點晚餐:老北京炸漿面(豆芽、黃豆、青豆、萊絲、肉漿),簡單好吃。舞語:Tango is a active leg dance.探戈是一種活躍腳的舞。 八月二十日,上午九點早餐與中午十二點午餐都在房內吃蘇打餅喝白開水,幾天前吃得太多,讓胃休息一下,也沒出去,一直看四年一次的奧運,現場直播,太精彩太值得了,簡直值回來回北京的機票錢。傍晚六點半跟關斌和宋岩在味美惠京味菜晚餐:北京鴨、紅燒魚、蒸蝦、什菜(蓮藕、紅角豆),汽水。談了好多,最近舞賽虧了大把,明年五一,要我幫他找人,我老了,只能盡力而為。晚上九點,看奧運羽球單打決賽,中國湛龍對大馬李宗偉,高手過招,一來一往,超強球藝,精彩萬分,贏得如雷掌聲,結果中方技高一籌,榮得金牌,湛龍撲地,喜極而泣。舞語:Tango no free swing,no rise and fail.探戈沒擺盪無升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