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苗

圖 / 文:珍 娜

劉文淇老師與參予演出小朋友合影。

    當十幾位小朋友,一雙雙、一對對,魚貫入場時,立刻攫住了所有賓客的目光,心理不禁疑惑:「從哪裡找來這麼 多小朋友?又都這麼端整俊俏?」

    這一支在帕索二○○七成果發表會上,最亮麗的隊伍,正是帕索兒童選手訓練班的學員。當音樂聲一響起,這群娃 娃立刻進行精彩的拉丁舞對抗賽,稍後又做了倫巴舞表演。不論哪一種舞蹈,全都跳得中規中矩、有模有樣,有的 小朋友才六、七歲,稚氣未脫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可愛的模樣,叫人捨不得移開視線,這樣出色的表現,可 是經過嚴格訓練,不是憑空掉下來的呢!

    走進教室,便聽到劉文琪老師問:「誰會做『降落傘』?」小朋友聽了,立刻趴到地板上,雙手向後越過肩膀,拉 住雙腳腳掌,厲害的小朋友,可以只用腹部著地,上下半身都懸空而起結合成一個圓,其他的小朋友也努力地儘量 延伸,希望拉得更長、更圓。

    做完了「降落傘」,小朋友繼續做一連串的體能訓練、肌耐力訓練……,儘管有些舞齡淺的小朋友做得有些吃力, 但是聽到老師說:「撐住!」「再堅持一下!」便都咬牙苦撐,不敢放鬆。看到小朋友進步的表現,劉老師也不停 地鼓勵:「嗯,很好,腿踢得很高!」「大家看!他劈到底了,好棒!」「咳,你進步很多唷。」

    跳舞最重要的是基本動作,所以小朋友們一定得在教室練習走倫巴基本步,全體繞著教室而行,老師蹲在地板上, 仔細瞧著每個人的腿、足,誰的腳呈現內八、誰的大腿沒夾緊,誰的膝蓋彎了、誰的軸心歪斜,老師一個個說、一 個個扳。小朋友注意力有時比較難長時間集中,老師得隨時盯好她們,不容有人偷懶。「他們以為我有時沒看他們 ,就想輕鬆一下,其實教室裡鏡子這麼多,我怎會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劉老師可是明察秋毫的。

    複習舊舞序、再教一段新舞序,是課程中的第三單元,若是手握的不對、腿沒站好、背馱著,就會受到老師的「棒 喝」紙捲軸敲擊,再問他們明不明白為什麼「被打」?一定要讓他們明白錯誤在哪堥疇B立即改正。

    接著,重頭戲上場,五首拉丁舞曲一首接著一首播放,小朋友一條接著一條跳,讓老師檢驗學習成果:動作要正確 、自信要展現,音樂要詮釋出來,此外,還要有禮貌。在十二月的寒天哩,小朋友們全部都跳得汗流浹背,氣喘吁 吁。

    練舞這麼累,問他還要不要學國標舞?「要!」小朋友異口同聲地回答。為什麼不怕累?已經在全國舞蹈公開賽、 全民舞蹈公開賽、自由盃新人獎等比賽中有很好的成績的王甯弘說:「跳舞的感覺很好,比賽也不可怕,我還跟舞 伴和大人同組比賽過。」

    這些在努力衝刺小選手們,熱愛跳舞,尤其鍾情迷人的國標舞,猶如陶淵明說的:「勤學如春起之苗,不見其增, 日有所長。」他們在老師孜孜地教導下,期待自己日就月將,有一天能夠站上國際舞台發光發熱,在奧運國標舞競 賽中,佔有一席之地,這也正是劉文琪老師對他們殷切期望。

---(全文完)---


回到首頁 回心情寫真目錄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