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馬來西亞、印尼行(上)
文:季雯華

    十一月的一天,我們與紹軒、佳玲以及黃佩南老師一同搭最早的班機飛往馬來西亞──檳城比賽 。在號稱世界第三大的吉隆坡機場轉機時,小南老師與佳玲還小試身手Shopping了一番,因為在 機場內竟發現了「Mango」和「Body shop」這個牌子,而且Price 比台北要便宜很多,實在難得 。

    到Penang已是下午五點,大會派車來接我們,雖然距離飯店不是很遠,但由於交通堵塞,以及忽 然驟下的傾盆暴雨,使得我們的旅途感覺似乎特別漫長。等我們到飯店Check in,報到完畢時發 現Welcome porty裡已經坐滿了人,幾乎沒我們的位子了。所以我們五個人決定還是「吃自己」 比較快。我們冒雨來到一家餐廳,老闆娘竟會說中文,只是他們的Service比台灣差太多,用紹 軒的話說「這要是在台灣早就〝並豆〞(翻桌)了「;光點四個檸檬茶竟然要等二十分鐘。我們 每個人都是飢腸轆轆了,只好在主菜沒來之前,沒完沒了地Order烤麵包,而且還覺得好吃的不 得了,真是可憐啊。

    第二天的比賽就在飯店的某一個大廳舉行。從上午九點到中午一點全都是摩登舞比賽,二點到六 點全部拉丁舞比賽。晚上八點開始選手入場,進行主要組別的Semi-final及Final。由於我們跳 國際公開和亞洲公開摩登舞兩組,因此我們中午只跳了兩組的初賽後,就要等七個小時,之後再 進行晚上的比賽。

    聽起來非常Relax,但是化了淡菕A盤著一顆硬硬髮包的我,實在沒辦法真正休息。回到房間,我 和老公兩人坐在陽台上,一面曬著剛剛濕透的舞衣,一面看著來這間飯店渡假的人們在游泳池邊 悠閑地曬太陽,那一刻我忽然覺得羨慕,問自己說,我應該也會有那麼一天吧。但轉念一想,那 些大部分有錢有閑的人也都已經上了年紀,如果只能選一樣,我寧可抓住青春的尾巴,選擇沒有 錢沒有閑的生活。至少我們還能揮汗如雨的比賽、跳舞,那可是很多人嚮往的幸福呢。想到這裡 ,我的心又從倦怠回到了積極的一面。

    轉頭一看我們家老公,他正在房間裡Solo他的舞步。他真的是一個奇人,一個徹頭徹尾的愛舞之 人。有時我在想,如果心是一篇文章,那麼他的心裡不會有問號、逗號、句號,因為他對他的舞 蹈生涯,從不懷疑,不停頓、不放棄。而舞蹈對於我來說就像爬一座山,一座須要用堅持的心抵 抗強大的地心引力才能向上爬的山,而老公一直走在我的身後,適時地推著我,不用看不用聽, 我知道他從沒離開過(不知道我這樣說,他會不會很得意)。

    晚上開幕式上見到同樣來自台灣的進山、姿欣以及他們的幾對業餘拉丁選手,尤其兩對業餘選手 還進入決賽,非常令人高興。

    由於許多選手分跳好幾個組別,而晚上的賽程又安排得十分緊密,一下場幾乎還來不及擦汗就又 要上場了,引起許多選手的微詞。不過觀眾的掌聲卻是選手背後最大的動力,支撐著舞者跳到最 後一刻。

    晚會最后冠亞軍表演Honor Dance。比賽在Victor Fun(美國)的Quickstep;Domen(斯洛維尼 亞)的Tange;Sorgey(波蘭)的Jive;Yamamoto(日本)的倫巴等之優美舞姿中落下帷幕。我 們也奪得亞洲公開積分賽摩登組的亞軍。國際公開組在強手環伺下,拿到第八名的好成績,非常 開心。

    當晚,一刻也不得閑,我們馬上收拾行李,因為隔天早上六點,我們又要搭機飛往印尼的雅加達 參加比賽。那是今年亞洲積分賽的最後一站,也是我倆今年的最後一場國際賽。

    在夜色迷濛中,我們和紹軒、佳玲搭上大會提供的計程車趕往機場。在Check in時候,發現其實 我們並不孤單,因為遇見了很多同行的選手和評審……。

---(未完待續)---


回到首頁 回心情寫真目錄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