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編織的舞網
作者:葉復台

媽媽教舞,她說我打從娘胎奡N開始跳舞,不知是宿命還是遺傳,這一生就註定被舞給網住了。

小學時,父親被我跳煩了,只好在課餘將我送到文化工作隊去跳「背起了小娃娃,回呀嗎回娘家……」 之類民族舞蹈中的兒童角色;初中在學校以「舞王」之姿教愛舞的同學,放學後則在家幫忙教長我幾十 歲的叔伯阿姨以及脂紅粉黛的上班舞小姐;高中時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拿著左拚右湊來的些微零用 錢,賴在黃惠民(眼鏡黃)老師教室,連拍帶纏的硬是要學標準舞;當兵時考入海軍陸戰隊的藝工隊在 歌舞劇上整整磨練了三年;退伍後又追隨李榮生老師習舞;卅歲左右更隨著許興旺老師等人赴日本、英 國研習,年少不識愁滋味,倒真是意興風發了好些猖狂歲月。

結婚有了子女必須獨擔一面之後,才發現世界大不同;「教舞」不再只是興趣,它和金錢、生活掛了勾 ,環肥燕瘦,老的小的,只要繳了學費必須照單全收;「感情」不再只是浪漫,它和責任、專一共存亡 ,周遭穿梭的蜂蝶,翩飛的花柳,都只能保持距離,否則便要付出慘痛代價,人生真是苦海,但怪的是 走得遍體鱗傷,舞興仍然不減,舞心仍然不死!

如今年過半百,雖仍不富不貴,但因為對舞的堅持,讓自己在健身、練舞上能數十年如一日永不懈怠, 保持著矯健的身手。年輕永遠是人生中最璀璨的時光,但現在我卻覺得自己正慢慢的享受,細細的品嚐 著歲月的刻痕,它烙下了智慧、歷練和韌性,我深信今天的我教舞更有耐心、更有方法,今天的我編舞 更有內涵,今天的我跳得更有靈性,舞者只要不間歇的練,一定會有不同的體驗和成果。

工作讓我汗濕全身,回憶讓我心在淌血,血汗交織的舞網,網住了我的一生,但我不後悔也不想掙脫, 因為對舞我鍾情一生,必將如春蠶之吐絲── 到死方盡。 (全文完)


回到首頁 回心情寫真目錄 回上一篇 到下一篇